腾讯五分彩官网【真.博】

管理软件破解“铁板”难题

时间:2021-01-16 14:41

  灵活性差、集成性弱、实施周期长——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源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铁板一块的信息系统不能适应变化。

  这个世界上,矛盾的解决从来就是与矛盾的积累和爆发联结在一起的。管理软件的发展也不例外。可以想见,当越来越多的用户对现有管理软件的灵活性和集成性提出质疑,抱怨商家提供的ERP“实施周期长,不适应变化”,而众多ERP厂商也发现先前的路子越走越窄,再循原路开发下去会把管理软件“开”到“麦城”的时候,这个产业变革的时刻也就来到了。

  于是便有了今年以来“ERP软件平台化”的潮流和走势。在此背景下,一度沉寂的管理软件厂商也因抓住了新卖点而重新兴奋和活跃起来,“随需应变”成了时下这个领域的流行语。

  12月2日,能容纳千人的上海光大会展中心酒店会议大厅座无虚席,连走道都站着人,舞台上12位演员竖排成一字,在橙黄色的聚光灯下舞动纤纤细手变幻各种造型,再现了2005除夕夜那个最具轰动性的“千手观音”,让观众如痴如醉。

  这当然不是“春晚”,而是2005金蝶技术大会特意安排的一个节目。主办者试图通过这个舞蹈告诉与会者,时下的 ERP正在脱胎换骨,越来越像“千手观音”般灵活与多变了。相比之下,以往的管理软件更像“铁板一块”(金蝶总裁徐少春语),僵硬沉重,缺乏灵变,没有个性,牵一发就得动全身,“系统建起来要么不能改,要改就是大手术”。

  在会议举办的“巅峰对话”上,管理软件的僵化亦成为最受诟病的问题。复星医药控股集团副总裁陈启宇说: “企业一步步长大,管理系统却不能同步拓展,这是最严重的问题。”香港中旅集团总会计师张逢春表示: “当代企业运行的首要前提是对信息流、资金流、价值流和人流进行有效控制,这就需要一个能随市场变化而变化的信息平台。可这样的平台难得一见。”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副院长张维炯认为: “灵活性差、集成性弱、实施周期长——所有这些问题的根源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铁板一块的信息系统不能适应变化。”

  这些个看法与计世资讯近期就管理软件所作的市场调查倒是不期而合。调查表上“问题”一栏中,“不适应变化”因被多数受调查者选中而排在了榜首。

  事实上,国内管理软件厂商破解“铁板”难题的努力两年前就开始了。各家推出的措施可谓色彩纷呈,但基本思路大体相似,就是用“平台+行业构建”的设计原理实现产品的柔性化。譬如浪潮的“631模式”,用友的UAP平台,金算盘的VP平台,等等。

  这种被称为“管理软件的第三次技术革命”的ERP平台化,已经并将继续引发管理软件产业链的革命。传统的管理软件产业链很短,管理软件商的合作伙伴扮演的多为产品销售或维修的角色。平台化管理软件的模式则可以让合作伙伴也成为“产品制造者”,新型的产业链因此被催生了出来。

  这当中走在前面的大概是金蝶。虽说金蝶采用的也是“平台+套件”的方式,但其平台已然超出了ERP的范畴,并别出心裁地取名为金蝶BOS。这个斥资1亿元人民币研发的平台把复杂枯燥的技术屏蔽到了幕后,用户看到的界面不再是Coding,而是可视化的业务流程图表甚至图画。BOS可以把ERP、SCM(供应链管理)、CRM(客户关系管理)、KM(知识管理)、BI(商业智能)等多种应用套件组成一个无缝联接的系统,各部分之间则是松耦合结构,可灵活拆分与组合,以最大限度满足个性化应用的需求。

  金蝶高级副总裁金卓君把运行于BOS之上的金蝶高端ERP称为EAS(企业应用套件)或“ERPⅡ”(第二代ERP),基于SOA技术(Service orierted architecture,面向服务的架构)的金蝶BOS软件基础架构平台,保障了金蝶EAS对应用的易用性、适应性、扩展性、集成性和低成本。金蝶EAS使集团企业的“集成管理、随需应变”的理念得以实现。

  徐少春曾经描绘,新一代管理软件应当“既可以量身定制体现个性,又可以像水体那样自由流动随需应变而不受任何旧有结构的限制”。这样一个技术境界,也应是忙着破解“铁板”难题的软件厂商们共同追求的目标。

  问题出来了: 量身定制和个性化的东西,往往也是难以大规模产业化的东西,如果是这样,新一代管理软件将只能是供少数人收藏的艺术品而非大面积普及的工业品。实际情况当然不是这样。“这里的‘满足个性化’,与早先那种‘只为你写一套软件’完全不是一回事,它遵循组件复用原理,是一种基于现代化大生产的定制模式。”金蝶研发中心总经理田荣举说。

  在金卓君眼里,新一代ERP将因这种“大生产的定制模式”而变得更容易开发和普及,其商业价值甚至与微软的“视窗”好有一比: “微软的视窗为什么能赚那么多钱?就因为它是通用型操作平台,可以反复拷贝,卖给多种类型的用户使用。金蝶BOS也可以实现这个目标——成为可以运行多种商业应用套件的操作平台。”

  平心而论,ERP的生意要卖到“视窗”的地步还有不小的距离,但从技术上看,使用新一代ERP平台创建或修改一项应用,还真有点快速组装PC的味道。

  仍以BOS为例,其底层有三件“秘密武器”。一是“流程引擎”,组建一项新应用或查阅一项业务,都由这个引擎进行管理引导,工作流与业务流均为可视化界面,并可以灵活配置。二是“业务资源库”,腾讯五分彩,里头存有大量现成的应用构件,流程配置好之后不需要写Coding,从“业务资源库”里选择现成构件搭积木就可以了。三是“生命周期管理”,修改或开发一个新系统,从建立应用模型到流程配置、生成代码、测试、调试和系统部署等全过程统统都由“生命周期管理”系统给出定义与设置,你只需一步一步照章行事即可,早先那种复杂繁锁的软件开发过程因此而变得简单易行了。

  事实上,这种被称为“管理软件的第三次技术革命”的ERP平台化,已经并将继续引发管理软件产业链的革命。传统的管理软件产业链很短,管理软件商的合作伙伴扮演的多为产品销售或维修的角色。平台化管理软件的模式则可以让合作伙伴也成为“产品制造者”,新型的产业链因此被催生了出来。

  个中的关键环节是软件结构的变动。传统软件是紧耦合结构,只能“一对一”研发,投资基本是一次性的,成本很高,软件商的合作伙伴(ISV等第三方开发商)大都是小企业,自然承受不起。用BOS等新一代平台做开发就不一样了。第一,基于标准化平台和构件的开发,开发一次可以多次复用。第二,松耦合结构极大地弱化了主厂商产品升级对合作伙伴的影响,系统变动不再“牵一发动全身”了。第三,BOS配有应用构件资源库,第三方开发商无须再从底层编程做起,其主要工作变成了“建模”(建立应用模型),而这正是第三方开发商的长处所在,因为他们离市场最近。

  由技术层面看,BOS能“通用”到成为操作系统的程度,在于它采用了J2EE、SOA、XML这些跨平台、松耦合的技术。而SOA等技术并非金蝶所创,国内外几乎所有的管理软件厂商都在朝这个方向走,SAP公司今年7月就在北京发布了NetWeaver战略(企业信息基础设施整合平台),其设计初衷和设计思路与金蝶BOS竟殊途同归,“我们从中可以看出管理软件的发展方向”(金卓君)。

  如此说来,金蝶只是“在水到渠成的条件下做了一件顺应方向的事”。但事情似乎又没那么简单。顺势而为本身就是一种眼光,最起码,它可以减少新产品推广的风险,而这一点对商战是至关重要的。纵观历史上新技术的推广,很多不成功并非技术上不成功,而是商业上的不成功。譬如如何把水变成电,如果你花100元才能变成一块钱的电,那就不能商用。“SOA前几年就是这种情况。如今不同了,SOA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产品与相关工具也日渐丰富,现在推广金蝶BOS正当其时。”田荣举说。

  这正应了古人“利不百,不变法; 功不十,不易器”(《商君书·更法》)的理念。金蝶于20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了BOS平台的研发,但直到2003年才推出BOS的早期产品,而号称“新一代ERP平台的金蝶BOS”的发布是在今年9月。因为20世纪90年代时SOA还依赖于专有的中间件,很难实现跨平台的互操作,直到这两年基于互联网和XML的、不依附于任何平台与厂商的Web 服务标准的出现,才使得真正的SOA架构得以通行。

  虽然只是顺应了一下技术潮流,与同行们努力的方向并无二致,但金蝶的主管们还是为BOS找出了一些独具特色的东西: SAP平台更多地是呼应跨国公司用户的需求,系统庞大。相比之下,金蝶的平台比较简洁。金蝶平台起步最早,已经积累了一批成功用户,也积累了更多的中国式应用素材,更适合国情——金卓君说。(计世网)